景观设计比野花野草对湿地保护更为重要

发布时间:2019-12-12 10:45:00

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独特的冲积平原地形形成了独特的水系网络。由此形成的广阔湿地不仅方便了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需要,而且孕育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这里形成的“江南水乡”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社会、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

船在杭州的西溪湿地上航行。绿波绿叶让新华社社会发展引人关注

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独特的冲积平原地形形成了独特的水系网络。由此形成的广阔湿地不仅方便了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需要,而且孕育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这里形成的“江南水乡”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社会、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

近日,在长三角湿地公园绿色发展国家创新联盟成立大会上,与会专家就湿地保护与建设、如何发挥联盟的平台优势、如何更好地实现湿地与城市的融合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湿地作为地球三大生态系统之一,自然条件复杂而丰富。湿地研究还涉及地理学、环境科学、水文学、生物学等多个学科。

由于缺乏系统的研究,我们在湿地保护和建设过程中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由于植树造林,长三角沿海滩涂的造林破坏了候鸟的栖息地。植物学家可能不知道,但鸟类学家很苦恼。比如湿地规划设计时,有的强调水质,有的关心水生植物的生长,有的追求更多的鱼类种类,难以形成协调统一的总体规划。

针对上述现象,南京林业大长王浩指出:“每个人都在做不同角度的研究。有的学者研究土壤中氮与水生植物的关系,有的学者研究水生植物与候鸟的关系这些往往导致设计和施工阶段很难形成完善的方案。”王浩强调,单靠研究往往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此,应结合相关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围绕共同目标,各有所长,进行系统研究,进行综合研判,选择平衡点观点——“这也是成立国家长三角湿地公园绿色发展创新联盟的初衷”。

“在推进长三角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中,保护湿地就是保持长三角的生态生命线。创新联盟要从提高长三角人居环境质量的高度,整合园林、环境科学、农业、水利、生物、旅游、文化等多个学科,通过跨学科的柳斌毅,促进湿地系统科学的发展,同济大学园林专业委员会主任说。他认为,建立创新联盟非常及时,跨境合作能走多远,能发挥多大作用。

“希望联盟的创新平台能够促进成员单位之间的资源共享和信息交流,进一步提高长三角湿地资源的保护利用和湿地公园的开发建设水平,总结有益经验,向全社会推广为长江经济带实施国家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战略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服务和支持。“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湿地管理司副司长袁继明说。

过去,许多湿地公园都是为了追求四季常青、四季开花,以奇花异草代替乡土植物,过分强调景观的艺术性,忽视湿地的生态功能,导致“建设性破坏”。

“湿地公园的科学保护和建设,实际上就是要向公众传播正确的生态理念,即野花野草也美,芦苇沼泽也美。”在王浩看来,今天的湿地公园建设要坚持“生态优先”和“自然优先”,展现湿地原貌,提高公众的自然生态保护意识。

南京林业大学生命与环境学院教授卢昌虎在长广溪国家湿地公园进行了为期一年的鸟类监测。调查发现,白鹭、夜鹭、黑水鸡、喜鹊、椋鸟等60多种鸟类在此定居或栖息。这是由于湿地植被如芦苇、芦苇、白草、石首鱼等的合理配置,以及湖中岛屿的精心建设。

湿地公园不同于一般的城市公园。卢长虎认为:“建设湿地公园的初衷应该是先保护当地湿地生态系统,然后兼顾休闲娱乐功能。在湿地公园的验收中,如果其鸟类多样性水平较高,则设计比较成功。因此,湿地公园的生态不好,鸟类最有发言权。”

“在湿地公园的设计中,要尽量保证水系统与土地、水的衔接。如果道路必须穿越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应采用高架栈桥的形式,为野生动物留下绿色生命通道。”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王辉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

有了健康的生态系统,湿地自然会发挥强大的自愈能力。因此,在江苏常熟沙家浜国家湿地公园东扩工程中,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景观科学系主任程玉玲拿出3000㎡水面和“退耕还湖”面积的一半进行自然修复。与人工示范区相比,湿地自然恢复效果非常好。岛上公厕排泄物在化粪池和氧化塘中净化后,少量尾水可直接排入湿地,成为水生植物的营养。

“让大自然来做它的工作,这是我多年来在湿地公园设计方面的深刻经验。”程说。

湿地公园不是传统的保护区。如何合理利用湿地,寻找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平衡点,已成为未来创新联盟的重要工作方向。

长三角湿地保护区和湿地公园是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有数百万候鸟在此停留、觅食或越冬,其中包括丹顶鹤、匙嘴鹬等***濒危物种。